绝色男后(穿越 1)——素颜问花

2016-10-19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帝攻臣受如果知道会打雷,他绝不会去阳台洗澡,天知道那个雷正好劈在了他的头顶,把他一头碎发劈成了刺猬背闭眼前他颤抖着手指,指天大骂:劳资光着身子呢!这样死多丢人?再次醒来,他是凤渊王朝的被废太子,一个富二代变成了死囚犯!他再次指着天牢的一方小窗骂到:MD!穿越成囚犯,不带你这样玩我的吧?当异世富二代在古代混得风声水起,却遇上了一个让他纠缠一生的男人。
一个是号令天下一呼百应的凤临门门主,一个是朝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品丞相,他们的相遇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曲折离奇?片段一:凤血微眯桃花眼,大手轻抬岑霜刀削一般的下巴,眼神迷离地凑向前,那嘴角的笑意差点贴上他的唇:霜,今生今世,你我是宿命,江山我要,天下我要,你,我必要!岑霜面上仍旧风平浪静,却不知,内心已如翻江倒海,他拳头一握,紧紧看着那双惑乱众生的眼:你我皆是男子,天地不容!他仰天狂道:天若阻我,我逆天,地若阻我,我掘地,你是我的,谁人敢夺!他的心,在这狂傲之语和那双魅惑桃花眼中,一点点沉沦!片段二:深夜,某男一袭魅惑红衫,偷入一间清雅卧房中,爬上了一张大床。
谁?一声悦耳软呼,床上的人翻身起来,一脚将某男踹下了床。
哎哟,你想谋杀亲夫?某男不要脸地捂着屁股再次爬上床。
岑霜理了理霜白的里衣,仿佛习以为常地说:我以为是哪个?原来是你,想找死,明天来,今天太晚了!躺下睡觉,顺便将好不容易爬上床的人推了下去。
咚地一声,某男再次痛呼:霜,你真的想谋杀亲夫?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床上的人转过身不再理他,却忽然身后一紧,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紧了。
江山易主,天下分裂,忠良被害,百姓荼毒!他二人如何并肩为战?勇夺江山、谋定天下、智除女干臣?左享江山,右抱美男,他是万民臣服的天朝圣君,而他,是他后宫唯一的绝色男后!第000章:穿越成囚犯,老天你玩我吧?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嗷嗷嗷嗷凤学一边搓着身上的沐浴露泡泡一边哼着小曲,繁星璀璨的夜空,一望无迹,让他心情越发舒畅!轰隆!哗啦!卧槽!怎么回事?突然一记惊天诈雷劈了下来,正好劈在了他的头顶,把他一头柔顺的碎发劈成了刺猬的背!他头顶冒烟,全身僵硬,模糊的视线中仿佛看到太白金星腾云驾雾而来。
嘭地一声倒在地上,眼皮慢慢罩下来,他用仅存的力气颤抖着手指,指天大骂:劳资光着身子呢!这样死多丢人?******咣铛!凤学被一声怪响惊醒,慢慢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霉迹斑斑的墙壁,挂着铁锁的铁门,还有一个连头都伸不出去的小方窗子。
他家是大别墅,雪白的墙壁,豪华的吊灯,高档的家具,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破样?他不是被雷劈了吗?难道没死?那是谁在作弄他?脑中转了转,他可是X市的黄金单身汉,独生子,父母早亡,留下巨额产业,上流社会的名人大腕,谁见到他都得低头弯腰唤一声凤少!以他的声望,没有人敢找死戏弄他!那么,这里是哪?呲他动了动身体,全身痛得像是被拆了重新组装上的一样,他这才发现,他躺在一堆干草上,而身上穿着一件锈着八爪龙纹的衣服,看上去像电视上皇室中人才穿的,只不过破烂不堪了,身上到处是伤,八成是受了酷刑!哟,太子殿下,你醒了?受了这么重的刑还没死,你果真命大呀!太子殿下?是在叫他,他转头看向那扇铁门,门外站着一个人,也是一副狱卒装扮。
很痛?你忍着点吧,明天圣旨下来,你就解脱了!狱卒说完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圣旨?解脱?太子殿下?他脑中轰地一声诈响,这、这、这,真不是恶作剧?艰难地抬起手,一双只有十四五岁孩子的手印入眼帘,他都二十五岁了,哪有这么小的手?他,他,他,穿越了?撑着一身的伤,艰难地爬起来,在牢里转了一圈,心里气愤难平,指着那一方小窗骂到:MD!穿越成囚犯,不带你这样玩我的吧?用力过猛,他一阵头晕,脑中思绪翻滚而来,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本篇《绝色男后(穿越 1)——素颜问花》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1646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爱谁谁——空梦 人鱼未来之音皇(穿越 包子)——君山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