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折+番外——湖籁

2014-04-14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他是明宪宗年间绝艳天纵的将军,又是游戏人间的小侯爷,偏偏好男风,十二房公子府中相敬
他是明宪宗朝第一琴师,当年父弃母负心,养的冷眼薄情
人说风流,人说游戏,到头来还是笑你,也笑自己。
他说,他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短短几个字,焚了一颗狂狷的心。
我为你折腰,仅差了一个指尖,你若仰起脸,便能碰到。
楔子
一,折花
你可当真?莫要欺我。
女子捏了鎏金牡丹的小炉盖子,丢了截篆香进去,不敢回头看他。
不信?他嗤笑。
想信,又不敢信。
发尾被一轮一轮勾成圈圈,循环往复。
那倒罢了。
他起身欲走。
别,我信!女子回身扯住他,眼里已溢满水光。
罢了,就当作一场春梦,梦魂惯得无拘检。
她不曾把话当真,不当真,只是信。
这在他身上,并不矛盾。
明年此时,我来下聘。
他瞅了瞅瓶中的花枝儿,随意折了一枝插她鬓间。
无意折花,有意插花,青枝为君君知否?明年她手抚小腹思量着。
好,我们等你。
她甜甜一笑,恍若春花明媚。
名字。
她笑意盎然。
什么?
名字。
她指指小腹,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
他蹲下来,笑的眉眼儿弯弯,侧耳贴在女子腹上。
等我回来,小东西。
女子微怔,轻轻揽住他后脑,这多像个欢喜团员的三口之家。
她曾经沉醉过,可如今却清醒的让人生恼。
名字?等得到他再来么?风流多薄幸。
世人只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怎奈得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她爱,甘心情愿,从遇他仗剑煮酒第一眼起,是甘是苦,自此浑然不觉。
若非她太爱,一切或许还可当真,别人都是越爱越糊涂,怎的她却是越来越清醒?不过这既是天赐的,攀枝他手,也算如愿。
在想什么?他忽然起身,伸手抚平她眉心的浅川。
在想明年此时,我备新醅的敬亭绿雪等你。
眉峰是蹙是开,都一样的倾国倾城。
她偏首,窗前梨花正荼糜。
呵,早晚花事了,她想。
二,送别
他到底是走了,很快。
她不留,为成全了他的潇洒。
那日,十里长亭,她抓了琵琶倚在马车上,予他的最后一只曲子,短的叫人无法遮挽,不忍闻。
她想,她要养只画眉,只当是报他曾几何时为她执笔描眉的恩情。
恩情,不错的,他的流连,全被她当作恩,不是委曲求全,不靠施舍,可还是恩,现已冷了。
他打马而去,扬飞尘一片。
缓行的马车忽的一斜,撞进他扬起的尘里。
好得很,她看了看那硌了车轮的石头,手中琴弦两断,这般情景,不想伤心都不行。
两条泪,顺着染脏的脸颊,小心的切割。
断弦无声,不成曲调,如今情境,早在心中演绎了千遍。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她早已不会痛了,所以她扮不了可怜的模样。
伸手掸了掸衣上的尘土,她跪坐起来。
可好,他说她前半生的存在是为了等他预见。
情话,霸道还带一些些自以为是却叫她欲罢不能。
可好?后半生也用来等他,虽说一切是假,但终究要等。
她从不卑微,却依旧低到了尘埃里。
她是最普通的一种,万千尘埃一粒,和太多旧故事一样,等待中尚无结局。
肯将红尘旧痕休?自是不肯。
似水流年,锦屏人儿忒看得这韶光溅,溅在衣上,湿了一片浅痕,久了,就斑驳成旧的糠筛。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因此,但弃无妨。
但弃无妨,无妨?
三,为谁风露立中宵
扯下第一根白发的时候,她十八岁,舒忘两岁。
儿名单字忘,父姓舒,她随心取名儿。
只两年,那人的容颜便记不清了,扯了素布薄被围住怀中的小小身子,白发随手丢弃。
春夜月明,她哄着怀中的小人儿,歌谣凄婉。
南红痕,北红痕。
乱花翻向天际深,绿蜡随风攀枝瘦,雨打芭蕉闭深门。
千啼痕,万啼痕。
春草无根作梗萍,一川烟雨平生论,开箱验取石榴裙。

本篇《风流折+番外——湖籁》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2814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重生成四爷(SZ)+番外——越来越圆 粉丝的爱情+番外——阿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