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的教主!——旈烟亦扬

2012-10-18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从前有一位教主,他非常容易害羞,所以他是一个害羞的教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炎,刘青侬。
┃配角:┃其它:
第1章
从前有一位教主,他非常容易害羞,所以他是一个害羞的教主。
既然这么害羞怎么成为教主的呢?很简单,他父亲在世的时候是教主,在他死后,他这个独子当然也就很顺理成章的当上教主了,可是既然要当教主,总要有点看的过眼的本事才行,还好,这点难不倒他,武功独步天下,这最重要的一点,他很容易达到了,所以没有人敢对他有所不满,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没人敢冒险对他说不,他父亲还在世时,天星教已经很壮大,而且以教义严厉闻名,等他坐上教主之位,便以教主脾性狠辣传世,到现在,已经被很多江湖门派列为拒绝来往门户,有的干脆冠以邪教之名。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段炎想起来很不好意思,父亲过世后,需要各门派来见证他已正式接下教主之位,可是谁知道来的人那么多,他本来以为出来让他们看一眼认一下人就够了,他们却有说不完的话,要祝天星教怎么怎么样,还一起盯着自己看,他实在是羞的不知所措想要回去,那崆峒派的一老头想来拦他,才紧张的出手失力把人给伤了,然后逃也似地跑开,谁知不久长老来说,那人回去没几天就死了,然后有那同门来找说法,恶性循环下来,整个崆峒几乎毁在他手上,段炎实在不想这样了,终于下了三天的决心,鼓了五天的勇气,从房里递了张纸条出去,给长老说要搬地方。
两天后长老站在窗外说地方已经找好了,就等好生收拾计划一番,半月后搬过去,段炎还是不怎么安心,挑了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穿了黑衣蒙了脸前去查探,那地方倒还不错,大隐隐于市,一个阔气富丽的大宅,不多远就是闹市,地方好是好就是太小了,来来往往人又多,他连个练功的地方都没有,哪里能跟占了两座山的天星宫相比较,左看右看不满意,一咬牙还是回去了,待到长老来请他移步,段炎一句不搬了,浪费长老半月的心血。
刘青侬是个书生,是个长得不上不下,家境不上不下,脾气不上不下,个子不上不下,才华也不上不下的书生,书生的日子无非是弹琴画画,吟诗弄墨,游山玩水外加时不时发点小感慨,也跟同窗们去酒楼品品酒,茶楼听听二胡子说说书,江湖这地方也是听说过的,虽然他们平日里比较关注的是朝廷社稷还有边关战事。
刘青侬有个小秘密,也是个大烦恼,因为想起来很羞耻,他没好意思跟任何人讲,这秘密是什么呢?他自己也为这事想破了头,烦恼的觉也睡不好,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个同窗要出门远游,临行前请他们吃离别宴,席间谈的兴致高昂,出了门还觉得不尽兴,几个撺掇着去长春楼吃花酒,这长春楼也是去过几回的,不过几个读书人讲究风雅,去了也就听听琴讲讲茶,再互相恭维一番,对点对子做点小诗,为美人作首赋什么的,这回大概是喝多了点,你推我我推你,让妈妈找来几个姑娘作陪,借着酒兴男男女女熙熙攘攘脱了衣服抱作一团,刘青侬却越来越清醒了,看着眼前这香艳景象他却一点反应没有,爬在他身上的女人也喝多了,光着上身手就往他那里探进去,刘青侬没动,任那女人怎么揉来揉去也没动静,这回刘青侬彻底酒醒了。
风月场里没少去却未经过人事,这么大才怀疑他那里可能有毛病的,从那天起,他就没睡过好觉,临州是个大城富府,地灵人杰,一代一代出美人的地方,他也想,是不是那些女子姿色太差,他该去找个什么天下第一之类的,下了决心就开始攒银子,临州的花魁娘子在艳凰居,他这种身家的可是轻易没福气见上一面的,这般不去游玩不请吃酒,打着下苦读书的招牌不见外人,攒下了半年的用银,怀揣着辛苦绉出的几首诗赋去了艳凰居,结果他是连哭的心都有了,那花魁娘子长的是清艳脱俗,又媚里带娇,书画弹唱无一不精,可是任她千般挑拨,身上就是起不来,于是灰心丧气的回了家,在房里郁闷了两天,终于认命了。

本篇《害羞的教主!——旈烟亦扬》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150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要吃了你(出书版)BY 若兮 异动之刻(第三集 出书版)BY 护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