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攻,你儿子在我手里(包子)+番外——柿原纯

2016-11-04
关灯
护眼
字体:[ ]

他还有家人啊!好!要我去接你吗?林溢有些担心。
不用啦!我坐火车回去。
林燃拒绝道。
那好吧!小心点,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
林燃咬唇,说完便挂了机。
不知道站了多久,好像是公车也看不起他似的,居然没有一辆是回到自己公寓的,只好选择打的了。
因为不是上下班时间没有塞车,林燃所在的公寓很快就到达了,付了钱,有些眩晕的下了车,有种欲吐的感觉,被他狠狠的压了下去。
刚抬头便眼前一黑,可能是抬头抬得太快了,而且本来就有点晕,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靠的东西,只好蹲下调整一下。
过了几分钟,林燃才慢慢的站起来,回到了自己位于三楼的公寓,一进门便趴在床上,想要缓解一直不舒服的感觉。
安敬炎!安敬炎!我爱你!安敬炎!我爱你!即使你不爱我,但我还是爱你!安敬炎!安敬炎!安敬炎!林燃在心里不断的大声喊着安敬炎的名字,突然自嘲的笑了笑,眼角却流出了男儿泪。
林燃和安敬炎当初在一起时就已经说好了。
安敬炎不会只有林燃一个人,但当时已经被爱情冲昏头的林燃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以为有一天自己会打动他。
可最后,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多可笑。
甚至当上了他的助理了,安敬炎身边还是有一堆男男女女的床伴。
而对林燃却好像是腻了一样,连碰都不碰他一下了。
就算有,也只是酒后乱性,半推半的就成了事。
即便如此,林燃依然很开心,但也会心碎。
也许是上个月又或者更久了,安敬炎喝醉了,身为贴身助理的他理所当然的送他回家。
从一进门就开始急切的吻着林燃,而林燃当然是惊喜的回应着。
毕竟安敬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吻过他了。
程念高朝的时候,安敬炎宠溺的在林燃耳边低吟。
程念他叫的是程念!林燃很清楚的听到了,可是他却安慰着自己安敬炎是在叫他。
呵呵想起那段温存,林燃笑了,带着绝望的笑了。
也许该放弃了,是他自己一直不肯承认,安敬炎从来没有爱过他!不!是从来就不曾喜欢过他!第2章第二天早上,林燃的生理闹钟醒了,便没有再睡了,草草的起来想洗漱,可是当牙膏清新的气味飘进鼻子,他就吐了!不可歇止的吐了!呕吐完的林燃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
乱糟糟的头发,因为没睡好,臃肿的眼睛,脸色苍白,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嘴角还带着点牙膏的泡沫,这个人还是自己吗?用水用力抹了把脸,随便用手带了带头发,拿出泡面准备自己的早餐。
呕泡面传来的味道让林燃再次冲向洗漱台吐了一顿,再次回到餐桌的时候,那碗泡已经泡坏了,忍住欲吐的感觉,将浪费掉的泡面归类为垃圾。
再无食欲的林燃便回到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一张照片吸引了林燃,突然心里酸酸的。
照片里是两个人,大学生的样子,一个满脸笑容,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另一个则面无表情的瞪着笑着的少年。
而那一刻也就成了永恒,就像预言一样。
记得这张照片也是他强迫安敬炎拍的,当时考了高分,死不要脸的林燃向安敬炎要奖励。
而这个奖励就是第一张合照。
也是最后一张。
摸着照片上的轮廓,林燃苦涩的笑了笑。
不知道看了多久,眼睛都痛了,后来林燃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把照片撕了,合照在下一刻就成了单人照。
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照片留着也没用。
一个小时后,林燃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拿出手机跟房东说了退房,把钥匙放在客厅的矮几上,关上门。
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离开这个他生活了六年的城市。
惆怅感油然而生,心里苦涩苦涩的。
再见啊!A市!再见啊!安敬炎!再见啊!我最爱的人!又或者,再也不见了!坐了5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了X市,当初为了和安敬炎一起而阔别了几年的家乡。
出了车站,林燃无心欣赏X市的风景,疲惫的坐在旁边的长凳上,拿出手机。

本篇《渣攻,你儿子在我手里(包子)+番外——柿原纯》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6632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818我们帮那对每天都在闹分手的狗男男——Aeryl 神棍日常 上——lilili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