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奸臣的忠犬任务——萧依依

2016-11-06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有个龙傲天级别的死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重生后站在他面前,打的依旧是自己的脸。
姜允沦为战俘,假意投敌,企图趁伊尔萨的皇子还是只龙傲天幼崽时,麻利的宰掉他。
为了引诱皇子步入自己的埋伏,姜允搔首弄姿:微臣想邀殿下明日一同去东合湖放一盏花灯,为您的生辰祈福。
皇子:没空。
姜允:殿下!生辰一年只才一次,您不应允,微臣要如何度过这难得的一日!皇子:我可以今晚打晕你,后天再叫醒。
姜允:才不要这样度过(╯-_-)╯╧╧#殿下,微臣再也不要理你了#●甜宠爽文●神棍小心眼受VS冰山吃醋狂魔攻内容标签:年下 甜文 重生 天之骄子主角:姜允,洛戈 ┃ 配角:素央,楚沫璃,杨志第1章:结西北,天凉的早,囚车的铁栅栏上凝起一层霜,随着颠簸的车身簌簌而落。
车轮吱嘎作响,姜允单膝跪在囚车北侧,一手剐蹭着铁栅栏上的浮霜,另一手拢在下方接捧住。
积满一手的霜水,他回身爬至囚车角落,唤醒那个半躺着的中年男人,对着掌心哈了几口气,将融化的冰霜捧至男人口边,恭敬道:七爷,用茶。
好在囚车外的伊尔萨守卫听不懂汉语,否则非得笑岔气不可。
汉人要面子,输人不输阵,输阵歹看面。
七爷睁开眼,斜睨姜允一眼,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依稀还是那位驰骋沙场百战不殆的将军。
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干涸的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嘶哑的咕噜声,只好顺从的饮下姜允手中的茶。
抬起头,囚车外,那一片宏伟城堡已近在咫尺,一眼望不到边,七爷面上看不出悲喜,只轻叹了句:阿允,咱到地儿了。
这里是伊尔萨的战俘集中营,一簇簇灰墙红瓦的尖顶建筑,几乎横占了一整片辽阔的平原。
正中央有座高耸的城堡,东北角还有尚未建成的了望台,曲面圆润的房梁上矗立着尖锐的塔顶,墙面上刻有繁复的浮雕,气势逼人。
这样一座典型的西式建筑,伫立在这片古老的东方国度,显出光怪陆离的突兀感。
第一道城门隆隆展开,囚车驶入集中营。
城门两端的了望塔上,身着藏青色军装的伊尔萨士兵如同雕塑般稳举弓弩,准心锁定姜允所在的囚车。
姜允盘腿坐在七爷身边,凤目斜挑,盯着了望塔上那群蓄势待发的伊尔萨士兵,眼里竟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集中营会将战俘分隔在数十个管制区域内,每个区域仅三百名战俘。
他们刻意打乱战俘的队伍,让新旧战俘相互融合,导致战俘之间七成互不相识,很难发起有组织性的反抗或逃亡。
当囚车驶入第二道城楼时,后排的军队训练有素的兵分多路,领着战俘,朝不同区域的大门鱼贯而入。
战俘进入囚牢前,会经历一次相当彻底的洁身搜查。
这种搜查可不是囫囵摸一遍身子就让过了的,都得脱光溜了,站成一排,嘴张开,舌头得伸出来检查,耳朵孔都不会放过。
有些战俘天生腿并不拢,站不直,那可就有罪受了,下头都得被查验用那种细铁棍掰开来,看身子里头藏没藏东西。
进入洁身房,姜允自己动手拖了衣服,赤条条杵在七爷身边,低着头,非礼勿视。
洁身的第一步是剪短头发、剃掉胡须,预防虱子。
一片濒临暴雨的死寂之中,一个战俘忽然发狂般怒吼一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毁伤!黄毛狗才!老子要命一条,岂容孽畜随意欺辱!气氛霎时沸腾,压抑许久的战俘们被这一声呐喊点燃了怒火,丢掉了智商,一个个挺身而上,跟随反抗的副将,一同嘶吼叫骂起来。
姜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无法阻止,只能隐忍着闭上双眼。
呲啦刺耳的长刀出鞘声,伊尔萨的士兵扬起长刀,一阵杂乱的嘶吼,掺杂着沉闷的金铁入肉声,让人不寒而栗。
呃!领头的战俘瞪圆了眼睛,缓缓低下头,看向没入自己胸膛的刀身,被士兵狠狠地拔出身体。
气力从四肢蒸发出去,那战俘压抑着仇恨的目光渐渐趋于麻木,膝盖一软,跪倒在伊尔萨的军刀之下。

本篇《重生之奸臣的忠犬任务——萧依依》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6672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魔纹师(穿越)上——温吞的女人 文质彬彬——亲爱的阿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