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岁全本完结—— by:绣生

2022-01-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隆丰二十三年,东宫太子已被废五年,当年谪仙般的人物,幽禁皇陵,受尽万般折辱。
  也是这一年,皇帝昏聩,追求长生大道,让西厂阉党篡了权。
  西厂督主薛恕,权倾朝野一手遮天,就连太子之位,亦能言语左右。
  宫中皇子们无不讨好拉拢,盼他助自己登九五之位。
  但谁也没料到,薛恕自皇陵迎回了废太子,亲手送他登顶帝位。
  昔日权势滔天目中无人的权宦,却甘愿匍匐在那尊贵帝王脚下,为他做人凳。
  登基大典前夜,殷承玉沐浴焚香。
  人人敬畏的九千岁捧着龙袍,亲自为未来的帝王更衣。
  等身铜镜里,绯红衣袍的西厂督主,将九五至尊拥在怀中,垂首轻嗅,笑声低哑:“陛下终于得偿所愿,可能让咱家也一偿夙愿?”
  大梦一场,殷承玉自前世梦境醒来。
  隆丰十七年,他还是尊贵无双的东宫太子,母族未被屠尽,他也未被幽禁皇陵孤立无援,只能靠色相取悦那Ji;an宦,换来殊死一搏。
  后来又遇薛恕,前世手眼通天生杀予夺的九千岁,还是个在蚕室前等着净身的沉默少年。
  命人将这狼子野心之徒绑到了东宫,殷承玉以脚尖挑起他的下巴,带着高高在上的睥睨:“想伺候孤吗?”
  跪在堂中的少年蓦然抬首,眼底翻涌渴望:“想。”
  “你不配。”殷承玉俯身拍拍他的脸颊,低眉轻笑:“不过……孤允了。”
  人人都说薛恕心肠狠辣不择手段,来日必不得好死。
  然而只有薛恕知道,那人是天上月,高贵清冷;而他是地底泥,卑贱肮脏。天上地下的鸿沟,唯有尸骨堆山,才能填平。
  纵不得好死,也要拥他在怀。
  内容标签: 强强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承玉,薛恕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五更天,夜色半褪,曦光隐隐。
  帝王寝宫之内,灯火煌煌,内监女官们在偌大宫殿里穿梭往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今儿是陛下登基的大喜日子,内廷四司八局十二监,为了这一日已经筹备了将近一月,众人从三更天就开始忙碌起来,连素日寂静冷清的宫殿也染上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殷承玉立于铜镜前。
  等身高的铜镜中映出一道着明黄中衣的瘦削身影。青年宽肩窄腰,乌发雪肤,上扬的凤目里蕴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长久凝视着铜镜里窄长的人影,殷承玉嘴角勾起浅浅弧度,直到身后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铜镜里又映出另一道暗红身影,他才敛了笑。
  一身绯红蟒袍的薛恕捧着皇帝冠冕行至他身后,明黄中衣与绯红蟒袍在铜镜中交叠纠缠,连声音也变得暧昧起来:“臣为陛下更衣。”
  殷承玉自铜镜中瞥他一眼,之后便垂下眼睫,舒展手臂,任由他动作。
  衮衣、下裳、蔽膝……薛恕一样样为他穿戴妥帖,最后才拿起托盘里的白玉革带,绕至殷承玉身后,双手自他腰侧穿过,如同环抱一样将他拢住,修长手指灵巧地将革带上的玉扣扣上。
  合上的玉扣发出“咔哒”一声轻响,他却并未退开,而是就着这个姿势,拢住纤瘦的腰,将人带入怀中。
  “恭喜陛下,终于得偿所愿。”
  他将下巴抵在殷承玉肩窝处,带着温度的吐息尽数落在脆弱敏感的侧颈,激起一连串细小的疙瘩:“这大喜的日子,不知陛下可能让咱家也一偿夙愿?”
  宦官特有的尖细嗓音被刻意压低,暖色烛光里,交叠的身影仿佛也染上了几许温情缱绻。
  殷承玉抬起眼,透过铜镜与他对视:“厂臣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有何心愿未了?”
  耳侧传来一声轻笑,腰上的手臂也随之收紧,薛恕以鼻尖在他耳廓轻触,如同情人耳语一般道:“陛下明知道臣想要什么。”说完,挺直的鼻梁顺着耳廓线条下滑,至侧颈流连辗转。
  这是他们彼此都非常熟悉的动作,再往下,身后的人便要用上ch;un齿了。
  殷承玉闭了闭眼,挥开脑海里不合时宜浮现的旖旎画面,ch;un角抿直:“厂臣要的,朕恐怕给不起。”
  “是给不起,还是不想给?”
  身后拥着他的人却仿佛忽然被触到了逆鳞,单手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转过脸来和自己对视,眼底布满暗潮:“还是说……陛下亦鄙夷咱家这等阉人,耻与为伍?”
  每回他生气时,便不称“臣”,总爱y;In阳怪气地称“咱家”。
  殷承玉从不惯着他这一生气就忤逆犯上的坏毛病。

本篇《九千岁全本完结—— by:绣生》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6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重生之豪门弃夫+番外全本完结—— by:青丝先生 末日开店的退休剑仙(上)全本完结—— by:镜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