诏狱第一仵作(三)+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2022-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曲子,只觉清泉潺潺,月光皎皎,夜色之下,有思念的人,也有人被思念着,红尘滚滚,碧落黄泉,不管你在哪里,走在哪条路上,永远都有人相伴着。

  和人们闹了一阵,一起吃了顿宵夜,又因‘脸色太苍白,一看就是冻着了’,被赶出来,转到暖阁,看到仇疑青正从屋子里出来,好像刚刚是进去找他,可他没在。
  “指挥使有事?”叶白汀迎了上去。
  仇疑青颌首:“本案虽已告破,但还有一个人——你忘了?”
  叶白汀心下转了转,立刻想到一个名字:“李宵良?”
  那个以蓝色蛇形为图案的组织,他们知道的唯一联络人,至今为止,还没有找到。上次仇疑青得到的线索推断,此人或许要找上贺一鸣,他们想借此机会,抓到此人,看看到底他是谁。
  仇疑青颌首:“不错。本案我已具折上表,所有参与人员皆要依法判罚,贺一鸣作为当年管修竹案的审办人,已经被削了官,召集还在刑部,却已不再是侍郎,甚至连郎中都算不上,只是一个普通小吏。”
  这是好消息啊!
  叶白汀立刻道:“那他应该慌了?”
  如贺一鸣这般野心强盛之人,哪里肯就此寂寂无名,一定会难受,难安,想别的办法的!顺着这根线——
  “所以李宵良,动了?”
  “尚无太多动静,”仇疑青摇了摇头,“我的人还在盯着四处,他不出来,我们无法确定,只要他出现,立刻就能抓捕。”
  叶白汀感觉有些奇怪,他实在想不出原因,为什么贺一鸣入了别人的眼?是太聪明?未必。太蠢?太蠢了也没法用,贺一鸣身上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点。
  “所以指挥使找我是……”
  “不久之前,贺一鸣收到了邀约纸条,出了门,眉宇神色有些不对,对方不是李宵良,就是他曾有联络的,我们同样想知道的其他人,”仇疑青看着小仵作,“我正要去看看,你可要一起?”
  叶白汀立刻点头:“好啊,”他又想到一个问题,“远么?”
  仇疑青:“嗯?”
  叶白汀看着他的脸,微笑解释:“如果很远,我就得求后面马房,帮我备匹马了。”
  意思再明显不过,就算要骑马,也不会和仇疑青一骑。
  仇疑青:……
  “不太远。”
  “那我们现在出门?”叶白汀检查了检查身上的衣服,没毛病,就冲领导比了个请的姿势。
  “走吧。”
  仇疑青转身,带了叶白汀出门,一路上不紧不慢,也不见他照顾叶白汀的脚步,调整自己的速度,就是从从容容,闲庭散步一般,甚至还能慢条斯理指点叶白汀,哪哪有石头,哪哪有薄冰,让他躲开一点。
  等到了地点,看到其他隐在暗处的锦衣卫,叶白汀就明白了,原来是前面早就布了局,用不着慌。
  仇疑青招手叫了人过来,问:“可有人进去了?”
  这人摇了摇头:“回指挥使,只有贺一鸣。”
  “可有任何异样?”
  “还没……”这人正说着,就在远处墙头有人打了个特殊手势,他立刻压低了声音,“指挥使,有了!人来了!”
  仇疑青立刻打出手势:“全体注意隐蔽!鱼儿既然出现,很可能不只一条,谨防他带了帮手,声东击西!”
  “是!”
  训练有素的锦衣卫立刻自动列队,几人一组,分出不同方向,谨慎小心,又步伐坚定的,将整个宅院包围了起来……
  仇疑青手伸向叶白汀:“同我来——”
  叶白汀退了一步:“我还是不麻烦了?”他指着手腕上的小铃铛,“这个响动无法避免,我又不会武功,对方如若武艺高强,你带着我,也是很容易被发现的,我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他看了眼旁边的墙,再看看墙边的树:“这里足够远,不容易被发现,我也能看到点东西。”
  仇疑青嘴ch;un抿成一条直线:“屋角檐底视野更好。”
  这次他没问人意见,直接伸手捞住叶白汀的腰,把人箍在怀里,脚尖点地,就飞了起来。
  叶白汀:……
  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搂住领导的脖子。
  至于铃铛的问题,仇疑青十分炫技的,用特别厉害的身法,回答了他。
  只要轻身功夫足够好,飞得足够快,足够稳,落点足够轻,还懂得借风势,风声,一切都不是问题,仇疑青好像懂得大自然的呼吸一样,在一阵风呜鸣声起的时候,正好抱着叶白汀落在了屋檐下的窗外,横梁之上,声音被掩住,无人发现。

本篇《诏狱第一仵作(三)+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9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诏狱第一仵作(二)+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诏狱第一仵作(四)+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