诏狱第一仵作(四)+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2022-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石州眼睛就立了起来:“他敢!”

  叶白汀闭了闭眼,一手一个,拉过站在一边,睁圆了眼睛看热闹的双胞胎:“跟舅舅进屋,嗯?”
  双胞胎相当给面子,冲着身后亲爹挤眉弄眼后,乖乖拉长了声音:“好——”
  叶白汀当然也没忘记拽上仇疑青,轻车熟路的走进竹枝楼,姐姐随时会为他空着的包厢。
  夫妻二人并没有跟进来,显然是终于能得个空闲,找个安静无人的空间,诉一诉衷肠,解一番相思。外面形势也不用担心,仇疑青进来前就发出了指令,锦衣卫知道怎么处理善后。
  安静房间,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小孩站着坐着都一般高,身量相仿,穿着一样的箭袖小骑装,长得也一模一样,像叶白芍多一些,肤色白皙,眼睛微圆,清澈明亮,透着机灵劲,甚至和叶白汀都有些像,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叶白汀见人都坐好了,给仇疑青介绍:“我姐的孩子,左边这个是哥哥,叫石云尧,右边这个是弟弟,叫石云凌。”
  仇疑青早就有些好奇:“双胞胎?”
  “嗯,”叶白汀挨个摸了摸外甥的头,“我姐当年生他们时遭了很大的罪,姐夫不肯让她再生,家中便只有这两个孩子。”
  “舅舅说的不对哦,明明是我爹哭着跪求娘亲别再生了。”
  “娘还想要个妹妹的。”
  “我也想要。”
  “我也想要!”
  “不过娘亲太辛苦,还是算了,可以让弟弟穿小裙子,当妹妹养。”
  “弟弟可以,哥哥也可以!”
  叶白汀:……
  仇疑青今天穿的是锦衣卫飞鱼服,本身气质又偏冷硬,一般人看到都会害怕,小孩子更是,可双胞胎并没有,好奇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左边的哥哥就问了:“叔叔你是谁呀?”
  右边的弟弟接话也很快:“为什么可以摸舅舅的手?”
  “舅舅的手滑滑的……”
  “我也要摸!”
  一边说着话,一边名正言顺的重新握住了舅舅的手,一人一个,握的紧紧,且非常有理由不松开!
  叶白汀眉一垂:“嗯?”
  又胞胎齐齐转头看他,目光相当纯良无辜。
  叶白汀:“鬼故事。”
  俩熊孩子没办法,皱着小眉毛,煞有其事的叹了口气,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还挤眉弄眼,一脸人小鬼大的遗憾——舅舅长大啦,骗不到了!
  房门被敲响,是店里伙计备好了茶点,送了过来,知道小少爷的口味,专门煮了点梨子糖水,给他们润喉。
  叶白汀给俩小屁孩倒上梨子糖水,叮嘱:“渴了就喝水,想玩就在房间里——我知道你们有玩具,乖乖的,不准捣乱,知道么?”
  “知道——”
  双胞胎嘴里说着知道,P;gu一动没动,一边捧着梨子糖水喝,一边大大的眼睛忽闪,看着叶白汀和仇疑青,现在这两个大人,尤其后面这个,是最让他们好奇,最吸引他们的存在。
  叶白汀看着仇疑青:“你认识我姐夫?”
  仇疑青指背试了试茶盏温度,推给他:“一起打过架。”
  “打架?”叶白汀相当意外。
  仇疑青想起往事,清咳了一声:“有一伙……贼人,同时得罪了我们两个,我们都带着自己的人过去报仇,都没有走光明正大的路子,战术策略选择的有些偏门……”
  叶白汀懂了,什么叫战术策略偏门,不就是走位风S;ao,打法很y;In:“撞一块了?”
  仇疑青颌首:“……嗯。”
  “你们当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不知。”
  “都照着自己的打法或埋伏或包抄?”
  “是。”
  “所以就,敌人突然势均力敌了起来?”
  “……是。”
  行了,接下的话不必再问,叶白汀就知道了,本来很简单的,y;In人一波的绝对胜利,因为对方的加入,突然变得扑朔迷离,战况胶着,这一架打的……想必很有意思。
  别的他不关心,只关心一个问题:“那伙贼人……”
  仇疑青:“全歼。”
  “那还好。”
  “我们反应过来后,先把贼人处理了,又痛痛快快打了一架,他人多,没赢,我人少,也没输。”

本篇《诏狱第一仵作(四)+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9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诏狱第一仵作(三)+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诏狱第一仵作(五)+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