诏狱第一仵作(五)+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2022-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的菡萏阁?”

  潘禄就微微摇了摇头:“严格来说,这位小方大人并没有到菡萏厅,他只是过来给尚书江大人送东西的,根本没进门,到了门口,就被江大人给瞧见了,江大人当时正好醉了,说要上官房,被扶出去,不知是被小方大人带来的冷风一激,还是什么其它原因,吐了,刚好吐在小方大人身上。”
  “所以你说帕子……”
  “下官就是那个时候见到的啊!”
  叶白汀沉吟:“没进菡萏厅……”
  “这个嘛,下官猜测,估计他也不怎么想进来,他和魏大人可是竞争对手,魏大人之前不也是个郎中,这回升官,恨不得把旁边人踩死,根本没请他,这般下面子的事,他但凡要点脸,都不会想进来致贺词,下官方才说他过来时,碰巧江大人要出去,看到了他,没准是他站在门口没动,就等着江大人看到,同他说话呢……”
  潘禄说完,又看了看左右,继续压低声音,有点y;In谋论的意思:“这官场上没谁是真正天真的,下官琢磨着,小方大人这趟,也有点意思呢,说是给大人送东西,真的就是送东西那么简单,就没点在上官面前露脸,故意过来晃一趟,给魏大人添堵的意思?这被上官吐一身,瞧着是倒霉,其实也未必,上官现在是醉着,不知自己做了什么,等回头醒了,就算没歉意,心里不也得惦记着,回头空了给小方大人个脸面,小小提携提携?”
  倒是舌灿莲花,分析的头头是道,看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
  叶白汀却捧着茶盏,眼梢微敛,声音慢条斯理:“如此说来,这洒宴厅里大部分人都认识,或是主或是宾,哪怕突然撞上来的,都有关系,说得上话,偏潘大人游离在外……”
  潘禄身子一僵。
  叶白汀视线静静看过来:“席间这么多人饮醉,死者醉了,魏大人和江大人都饮醉了,潘大人这‘为仕途舍命相陪’的,倒是J,i;ng神奕奕,可真是海量啊。”
  潘禄哪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立刻摆了手,豁的站起来,好似下一刻就要撞柱明志:“下官真是过来帮忙的,您二位可千万不能怀疑下官啊,下官今夜就是想碰碰运气,结交点人脉,方才有些热切,这席间都会来什么人,下官可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场子多珍贵,纵使有下官什么仇人,也不至于非得在这下手啊,多浪费!”
  “您看下官几乎伺候着席间所有人,真真不敢有坏心的,好不容易升个官,下官还想大干一场呢,怎会想不开,干这种自断前途的事!”
  叶白汀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不知是听进去了,还是没信:“所以今夜发生的事,你只是看到了,并不知缘由,不知死者为什么死,亦不知凶手是谁?”
  潘禄都要指天发誓了:“真不知道!”
  “死者你应该知道了,他是被弩箭sH;e死的,你可知今日在场人里,谁人擅sH;e?”
  “这个么……”潘禄浅浅叹了口气,“下官当年科举名次不高,本身也没什么大出息,为了仕途顺畅,自然得多花些心思,先前也曾各种打听过,诸如大家什么喜好,喜欢玩什么,赏什么,准备好了,见面才有话聊不是?哪怕没机会聊天,也不能说错话,犯了人的忌讳……可真不知道谁擅长这个,前些日子花船不是玩了小半个月sH;e箭花活儿么,几位大人都来玩过,就是这输赢么,没个准,好似谁都不怎么擅长……”
  又问了几个问题,直到潘禄嘴里实在掏不出更多东西了,二人才放了他离开。
  叶白汀看着此人背影,若有所思:“指挥使觉得,此人是否可信?”
  看起来好像跟谁都没关系,是突如其来,自己找机会撞上来,运气不好卷进命案的,但真的是这样吗?
  仇疑青并未立刻表达观点,而是若有所思:“再看看别的。”
  二人从房间出来,申姜这边已经有大概的东西了,比如姚娘子的口供,问询现场其他人时,也顺便问了下燕柔蔓,公共公开,和所有人一样的那种。
  燕柔蔓自也和围观人群的其他人一样,大大方方的说了,因何而来,几时来的,中间都遇到了什么事,和谁说过话……她的时间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因这也不是她的船,她的场子,她自上了船,所有动作都在人陪伴监督之下,没有哪怕几个呼吸的落单,清白的很。
  但她过来的目的肯定不只这些,申姜瞧出来了,她和花船上的姚娘子,似乎有些很微妙的对抗关系,姚娘子好像很讨厌她,但又不得不说些场面很漂亮的话,因这里的客人非常捧燕柔蔓的场。
  另外,仓房里的弓弩已经查过了,样式和三楼开窗房间这个一模一样,全部是做工c;u糙,只看重外观样式好看,上手就会发现不经用,且照花船记录,当时入库的数量——

本篇《诏狱第一仵作(五)+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10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诏狱第一仵作(四)+番外全本完结—— by:凤九幽 重回高考那一年(上)+番外全本完结—— by:远上天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