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高考那一年(下)+番外全本完结—— by:远上天山

2022-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周中,补习那边的节奏和平时一样。

  不过等纪时期末考试结束,他们补习班就会暂停,到大年初五重新开课,而且从开课到Z中开学的时间里,他们的补习都是全天的。
  高三时间宝贵人人都知道,纪时听同在补习班的同学说,他们这个老师已经属于开课很晚的了,其他老师的开课时间要更早,大家都在争分夺秒挤出更多的时间来超越对手。
  纪时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原来他的春节假期还有十多天,这么一算的话,也就个位数而已。
  但这也没什么可抱怨的,这就是高三生的常态。
  ……
  从补习班回家,他妈已经先睡了,纪时没把他妈叫醒,去厨房里拿了点吃的,开始看语文的默写题,课本上的内容他们早就滚瓜烂熟了,不过还是得防着老师出题出太偏。
  QQ上,曾泰然姚蒙他们也都没睡,一个个和纪时抱怨着自己有多困,可又给他发了一道道难题。
  纪时挑了几道题做了,后面周伟乐还有题目发下来,他只回了一句“睡了”,就把手机给关了。
  最近晚上尤其冷得厉害,他妈给他买了个“小太阳”,让他在写作业的时候用,“小太阳”别的都好,就是太耗电,不过他们出租屋这边几乎人手一个,条件好的还会买暖气片式的电暖器,更贵,电费花起来也更高。
  钻进被子的时候,热水袋也准备好了。
  纪时小时候用的热水袋都是他奶奶用吊水瓶给他做的,那种玻璃瓶有橡胶封口,灌了水也不会洒,再用一个套袖把瓶子裹住,除了会在被子里滚来滚去之外没有任何缺点。
  出租屋的窗户有点旧,还是很早之前的那种木制窗户,风吹进来会呼啦呼啦响,纪妈找了些碎布条把窗户塞满了,又放点东西除潮,所以这里旧归旧,倒也不算冷。
  早上起来当然是最难熬的,虽说考试期间都不用像平时一样早起,可纪时还是觉得特别冷,不过他妈比他起得更早,纪时刷牙的时候,她和租在一起的阿姨们一边做早饭一边闲聊,见纪时起来了,给他倒了杯开水。
  不过考试的早晨纪时喝水少,他妈做早饭也不会做粥,主要是怕去厕所浪费时间,而且粥也不太当饱。
  不过纪时还是挺爱喝粥的,呼噜噜直接喝下去就行,他早上起太早很容易不清醒,感觉吃什么都在做无意义的机械运动,嚼包子嚼得腮帮子都累。
  出门的时候他是和租在对面的男生一起走的,其实住在这里这么久,纪时都没怎么和对方说过话,对方也属于那种比较闷的X,ing格,两人一起走也只是沉默一路,一到校门口就分开。
  早上纪时也不太爱说话。
  不过他最近经常在校门口遇到熟人,曾泰然、周伟乐或者黄雅琼他基本一天遇一个,一遇熟人他话立刻就多起来了,人也能立刻J,i;ng神起来。
  “哟,这不是时时吗?”
  周伟乐一转头就看到纪时了,他停下来等着纪时,手cH;a兜里,羽绒服外面斜背着一个运动款的彪马包,这个年头高中生的时髦搭配之一。
  “哟,伟哥!”
  周伟乐的声音很大,纪时比他更大,一听他这么喊,周伟乐赶紧跑过来勾住他脖子:“赶紧把你嘴巴给我闭上!”
  “伟哥请不要这样。”纪时贱兮兮地笑着,“是你先说我的。”
  “我马上去改名了。”周伟乐吐槽道,“这名字太不行了。”
  自从曾泰然喊他伟哥之后,他们班其他人都跟着喊了,关键他又不叫周伟,叫他乐哥难道不行吗?
  “叫周不乐?”
  “那还是叫周可乐吧。”周伟乐露出沉思的表情,“感觉这个名字还挺适合我的。”
  两人一边讨论一边慢吞吞地走,没一会儿又遇上了黄雅琼,周伟乐就把两人在讨论的事情和她说了。
  “我觉得不太行。”黄雅琼郑重其事地摇摇头,“你们想想,他现在18岁叫周可乐倒可以,等到88还叫周可乐……”
  “那确实。”
  “所以伟哥你就认命吧。”黄雅琼拍了周伟乐一下,“现在这名字不是挺好的吗?伟大且快乐。”
  等到了楼梯口,几人分开,纪时的考场在最上面,要爬的楼层最多,黄雅琼和周伟乐都在下面,纪时掏出手表一看,还有几分钟就要开考了,他冲两人挥了挥手,加快脚步往上爬。
  昨天他们几个人已经一起去看过考场了,鉴于上次月考继续按五门成绩排考场,所以纪时这次从第1考场退到了第2考场,姚蒙还是在第1考场。
  纪时觉得教务处的老师们也挺不容易的,每考一次试就要给他们重新排一次考场,不仅高三如此,高一高二也是一样。
  当然,Z中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激发出学生的竞争心理,让他们每时每刻感受着排名变化的煎熬,赢了的希望自己可以继续保持高排名,输了的则会在一个月内拼命奋斗,争取翻盘的机会。

本篇《重回高考那一年(下)+番外全本完结—— by:远上天山》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10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重回高考那一年(上)+番外全本完结—— by:远上天山 魔尊他有猫了全本完结—— by:少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