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倌倾城+番外 作者:公子弯弯

2015-11-26
关灯
护眼
字体:[ ]
书名:小倌倾城作者:公子弯弯我是一个小倌,叫倾城,一个很俗气的名字。曾经有一支曲子叫一瞥惊鸿,你知道它的含义吗?初见倾心,再见痴心,终日忧心,终得你心。我在院里种了棵桃树,我告诉自己等到桃树开始结果的时候,你一定会回来的。十年了,你还会回来吗?南宫禹。内容标签:搜索关键字:主角:倾城南宫禹 ┃ 配角:凌姐师傅 ┃ 其它:十年了,桃树已经结果了,你回来了吗?☆、一?  我是一个小倌,叫倾城,一个很俗气的名字。  从我有记忆起家里就特别的穷,最值钱的家当估计就是后槽房里的驴子吧,反正我一直觉得爹把它当儿子,而我自己就是捡回来的吧!也不知道爹把我捡回来干嘛的,经常嫌弃我吃饭多,干活少,但对我家的驴子却是宝贝的不得了,天冷了,我还穿着春里的薄衣服呢,爹就开始给驴子修门啊,铺草啊!一直到大雪纷飞了,我都见不到爹给我买一件棉袄,我问爹为什么对驴子阿毛比对我好,爹就会喝上两口小酒,吃上一粒花生米,然后斜我一眼,哼!阿毛会干活你会吗?成天管老子要吃要喝,还总偷懒不干活,老子宁愿养阿毛也不愿养你!  一开始我还会哭着跑开躲到厨房里,刚开始爹会寻我,但后来就算我哭得再大声,爹都不会管我了,渐渐地我也就不哭了。  在我十岁那年,爹又喝醉了,打发我去街上买酒,刚刚开过春,天还是很冷的,我也不过穿着一件破洞的衣服外面套了一个别人家小孩不穿了的褂子,爹给捡回来的,我还是很宝贝它的。打完了酒,给了小二一文钱,我知道那是家里的最后一文钱了,爹这几年越发的糊涂了,阿毛也不喂了,地也不种了,还成天喝酒,但是好歹没有打过我,也就是骂骂罢了。所以我心里还是不怨恨爹的,我想着自己也大了,该为爹做些什么了。  难得上一次街,我总归要好好看看的,我就跟着人流,哪里人多我就往那里走。一直跟到了一座很漂亮的大房子旁边,我看到那些应该是大老爷们满脸笑容的走进去,从窗户里可以看到那些大老爷们抱着漂亮的男孩,喝酒说笑,那些男孩特别好看,比隔壁虎子说的书上的妖精都要好看。我不识字,很多故事都是虎子讲给我听的,所以我知道妖精是世上最好看的人。一个很壮的男人走过来看着我,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嫌弃,嘴里嚷嚷着:哪里来的小叫花子,离这边远点,满身的晦气也不怕冲撞了老爷们,快快,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说着还踢了我一脚,我虽然十岁了,但是吃的不好,也没多大的力气,就被大汉踢倒在地,爹的酒也洒了,我有些难过,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不是因为害怕回家被爹骂,也不是害怕大汉打我,我只是在惋惜,那是我家的最后一文钱了!我特别难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一文钱要是被爹喝酒喝掉也就算了,但是现在就这么和着黄泥流到了地底下,我怎么想怎么难受,于是哭得越发凶猛了。眼泪洗掉了我脸上常年的污垢,露出了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很是白皙的脸来,沟沟壑壑的污垢虽然还在,但是也可以依稀的看清我的脸来了。壮汉眼睛一亮,破天荒的把我扶起来了,对我笑出了一口的大黄牙:小娃子,想不想赚钱?想的话就相信爷,爷带你赚钱好不?我本来哭的凶猛,没打算搭理他,但是听到了赚钱,我的眼睛亮了,虽然说家里穷,但是就是这个家里穷让我怕了,我真的想要赚钱,真的。于是我擦了眼泪,对着大汉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想。我竟然看到大汉脸上一红,真是奇怪。  于是我跟着大汉进了那个漂亮的楼,虽然是从后门进去的,但是我不在乎,因为我家几乎就没有门,对我来说有个后门都是了不起的。在里面,我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她画着大浓妆,但是我就是觉得对她讨厌不起来。我在她给我的纸上摁上了我的指印,我看到她笑的特别开心,对着那个大汉夸了两句,我这才知道原来因为大汉脾气不好,大汉差点就被辞退了,因为找到了我,所以将功折罪可以继续在最菊楼工作。我跟着女人派的人走,他们要带我去洗漱,原来这个楼叫最菊楼啊!  等我洗完了出来后,我看到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女人也有些看呆了,但是到底是老板,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朝我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皮肤,围着我看了看,边看边说:不错不错,是个好苗子。你也是自愿进来的,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吧?当然我也从来不逼迫每一个人,自愿就好。你虽然瘦了点,但是给你补补,过两年也就差不多了。然后就娇笑着走了,临走前给了我十两银子,我知道这算是天价了,有些不敢要,女人看着我笑了笑,你值这个价。然后带着阵阵香风走了。  我揣着这十两银子,裹着最菊楼小厮给我的锦衣和薄袄,带着两个随从回了家,一进去就看到爹半坐在床上,爹眯了眯眼睛,看到了坐着的我,陡然睁开了眼睛,喊了声:玉儿!我正纳闷,谁?结果爹看清是我后就沉下了脸,你怎么又洗脸了?不是说了我不想看见你的脸吗?说着又要睡过去了,突然又坐了起来,全然没了酒意,你、你怎么穿的这么好?你把自己卖了?爹看着门口站的小厮,颤抖着问道。  我心里有些好笑,不是不在乎我吗?卖了又如何,现在摆出这副模样也不知道给谁看的。结果爹却是笑了笑,笑声有点绝望,玉儿啊!你走了,我就恨这个儿子啊!特别的恨!我听着爹说的话,有点难受,原来爹是恨我的,呼吸好像有点困难,爹没理我,继续自己跪在床边,喃喃的说话。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爹以前是个书生,爱上了我娘,一个□□,虽然是清倌人,但是爹家里就是不让,觉得污了名声。结果爹散尽家财终于赎了娘回来了,也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再也没有了来往,两人过了一年的神仙眷侣的日子,好不羡煞旁人。娘却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了,爹也就一蹶不振,从此以后就变成了我所看到的那样。  也是,爹讨厌我、恨我,不想看到我的脸也很正常,毕竟我和娘像了八成,剩下的两成结合了爹的英俊相貌,虽然现在不太看得出来了,我的相貌是顶尖儿的漂亮,漂亮中带着英气,我自己是一直都知道的,隔壁的虎子也在有一次我们下河洗澡的时候见过,那时候虎子就说:阿郎,你长得真好看。我之所以常年满脸污垢,都是爹的要求,爹不想看到我的脸。  现在把自己的身世听了个七七八八,也罢,对自己的爹我是恨不起来的,于是把爹扶上了床后,把那十两银子放在了爹的怀里,就带着小厮离开了。走到门边上,我似乎听到了爹说:玉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才让阿郎走上了这条路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二?  我又见到了那个女人,她说她叫凌,让我以后和别人一样,叫她凌姐。凌姐问我会不会写字,我摇头;又问会不会唱歌,我摇头;问我会不会跳舞,我摇头;又问会不会下棋,我这次到是不摇头了,老老实实的说:我会下五子棋,隔壁虎子教的。凌姐扑哧一声就笑了,我觉得还挺好听的,你倒是真逗,不过没关系,什么都可以慢慢学,不过最菊楼里的规矩我倒是要同你说清楚了。我点点头,坐得端正认真听。我不强求你接客,但是在最菊楼,你必须有一样拿手的才艺,四样精通的,至少五艺傍身了,这样就算以后你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也不至于太过潦倒。你的吃穿用度最菊楼全包我当时不明白凌姐的意思,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的不过是选择。  凌姐给了我一个新的名字,抛弃了以前的名字,那么以前的阿郎也就死了。我现在叫倾城,凌姐说也就只有这个名字最衬我,可我总觉得有点俗气,但是我毕竟不是老板,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反抗。  凌姐让我们一群少年跟着师傅学习,我的年龄已经算大的了,所以我学的格外认真,每天都比别人付出一倍的时间去学习,就算是再严厉的师傅看到了我这样,都忍不住夸赞两句,每当这时,凌姐都会掩嘴轻笑,我觉得特别好看,有种不一样的风韵。经过这么久的学习,我已经知道了什么叫风韵,也知道了风韵的重要性,所以我特别喜欢看着凌姐,学习她的一颦一笑,凌姐知道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略微的提点了一句:喜欢寒梅的人总比牡丹多。我隐约知道了什么,又好像没知道,于是一有空就捉摸这句话。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已经十二岁了,十二岁的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对、唱歌跳舞都不在话下,我成了最有才华的小倌。而且两年来凌姐也越来越喜欢我了,很是看重我,经常和我说:倾城啊,一定要做好第一次的选择啊!看着凌姐慎重的样子,心底也不由得有了一些计较。我的气质在这两年也有了改变,从一开始的模仿到后来的小有韵味,凌姐很满意,但是凌姐说还不够,什么不够?我不知道。但是凌姐让我先休息两天,她会重新给我找师傅,凌姐在我身上花费的心思一向比较多,所以我对重新找师傅也没有什么异议,随便凌姐怎么安排吧。难得放了两天的假,我想回家看看了,虽然说阿郎已经死了,但是倾城得回去,回去安葬阿郎的一切。  这次我没有带小厮,但是凌姐要求我戴上面纱,我也就戴了。回到了两年前的家,一切还是一样的,只是爹不在了,听人说爹两年前就搬走了,阿毛也送给隔壁虎子家了。这天虎子不在家去上学去了,我也就没有多做停留,毕竟我现在是倾城。屋子里很干净,干净的看不出我生活的痕迹,即使灰尘已经布满了每一个平面,但是我就是固执的认为家里很干净。我把一扇破草门关好,掸了掸身上的灰,走了,这下,阿郎是真的死了,我想。  天色还早,我不想太早的回到最菊楼,于是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去了街上,随便找了一家面摊吃了一碗面,没怎么吃得完,放下钱就走了,这两年来饭量倒是小了,我想,或许是油水充足吧。趁着没人注意赶忙的把面纱戴上了,随便的在街上乱晃。  听了曲儿,看了戏,虽然还没我唱的好,但总归还是有学习之处的,所以我听得也不算无聊,不过等我往回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回到最菊楼时,破天荒的我不想走后门了,于是我就正大光明的从前门进去了,我身上挂着最菊楼特有的铃铛,倒也没有人拦我。我知道最菊楼一向只接待有身份的人,所以我走的很快,没想惹麻烦。但是,有时候你不惹麻烦,麻烦非要来惹你,比如现在我看到了一个贵气的公子站在那里皱着眉看着一个包间里的人,我不知道他在看谁,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我不想惹麻烦,但是我要回自己的房间不得不从这里走,于是我低着头打算快点通过。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我因为天色晚了没戴面纱,所以那个公子看到了我的脸后,神情一顿,拉住了想要离开的我,我心想:还真是流年不利啊,千万不要惹祸才好。  男人真的很帅气,我偷偷看了一眼,他剑眉星目,薄唇微抿,看你一眼仿佛能够勾走你所有的心神一样。男人拉着我看着我腰间挂的铃铛,轻蔑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伸手一览,勾着我的下巴进了包间。包间里只有一个客人,剩下的都是我的前辈。感觉到男人在我腰间的手微微用力,我配合的轻笑,虽然还没有接过客,但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所以这一笑倒也是有模有样的,抱着我的男人反而脸色有些微红,我看了倒有些新奇,来这里的人又会纯情到哪里去?  那个客人听到了我的这声轻笑终于抬起了头,那人生的极其好看,一双桃花眼很是迷人,风流倜傥的像是书里写的那些剑客大侠。我有些愣神,但是很快就醒悟过来了,在这里的不管是客人还是小倌都不是干净的,就如自己,哪怕没有接过客,可还是很脏。所以我也跟着虚与委蛇。那个桃花眼的客人抱着一个青衣小倌,调笑着亲了一口,又挑衅的看了一眼男人。男人抱着我的手猛然收紧,用力的掰过我的下颚,吻了下来,这个吻很暴烈,所以我在他落下来的前一刻撇开了头,哪怕因此下颚通红。他看着我的拒绝有些不可置信,眼睛里透露着我看不懂的情绪。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那天晚上,我拒绝了他,他没说什么,却是不再强求我,因此我也对他频频微笑,算作报答好了。不过很快对面的男子坐不住了,摔下了一打银票就走了,抱着我的男人立刻放开了我跟着男子出门,但在跨出了一只脚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扔给我一块玉牌,然后走了。我接过了玉牌,那些前辈们看着我又看着桌上的银票,我自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也是我的错,搅和到了这件事中,害的他们少赚了,所以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后,挂上了面纱回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我就没有出门,我在房间睡了一天,看着手里的玉牌,上面只有一个字禹,想起了那天晚上他薄唇微抿的模样,脸有点烧的慌。?☆、三?  后来凌姐给我请得师傅来了,他是一个老男人,但是老的很有姿色,一举手一投足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里面。然后我才知道我要学的那些到底是颠覆了我的世界,这些和才艺无关,但是又和才艺一样对我们这些小倌来说极其重要。  师傅看着坐在凳子上的我,若有所思的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就拉着我做到了梳妆台前面,我向来讨厌这个,所以很少坐在这里,现在被逼无奈看着镜中的自己,的确漂亮,十二岁的自己皮肤晶莹温润,配上微微上挑的猫眼,樱桃般的唇,微微一勾嘴角是很好看,但是我也不喜欢,我喜欢那晚那个男人那样子的,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脸上不禁的发红。我没有注意到师傅看到我的神色后那眼前一亮的神态,但是师傅应该是那时候才决定认真教我的吧。  师傅给我讲了我的样貌的优点和缺点,教我如何放大自己的优点,掩饰缺点,或者对缺点加以利用,让它来衬托出优点,我觉得很神奇,微微几笔一勾勒,五官就变得更加生动了,哪怕是面无表情也多了几丝风情在里面,我很感兴趣,所以学得也快。没多久,我的化妆技术已经让师傅都叹为观止了,我自己根据自己的特征,给自己创了几种适合自己的妆容,看着镜中不同风情的自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我伸出手点着镜中的人那双明眸,你说,对于那个男人你们还会再见面吗?说完自己就先笑了,这样的举动还真是幼稚啊,结果镜中的人也跟着笑了,明眸皓齿,明艳无比。  就这么学着穿衣化妆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我一直没有出过房门,也没有去过前堂,也就不知道这半个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今天师傅来的有些晚,不过我也没有心急,只是取了萧,随便的吹了一首曲子,那是自己无聊的时候随便编的,还没谱完,但是我已经想好了名字,就叫一瞥惊鸿。我不知道后来这支曲子对我的意义会这么大,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没有继续往后谱,只是吹了两遍后就没有再吹了。我才刚刚好收起了萧,师傅就来了。原来是师傅的儿子在家里闹脾气非要跟着爹过来这边,说是不放心,我挥了挥手表示没关系,因为我理解不了父子感情。  师傅今天过来的时候带了四本书,那四本书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里面很多都是图画,很少有字,不过就是那寥寥数语,却是字字珠玑,精辟入理。每一页都看的我面红耳赤,不过这次师傅没有强求我学什么,只是交代我好好看着,然后回答了我几个憋了半天才敢问出来的问题,就走了。我坐在房间里看着书上的内容,觉得心里有些酸涩,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但是自己选择的路,即使再来一次恐怕我还会这么选择。我从床边放着的小盒子里取出了那个玉牌,拿在手心里静静的摩挲着那个禹,觉得手下的玉牌都好似有了温度,暖暖的直达心底。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了一身简单轻便的衣服,没有告诉任何人出了门。最菊楼的每一个小倌都有很大的自由,怎么用这个权利都看个人,也没有想要偷跑的,因为最菊楼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自愿的,这是凌姐的原则,所以我出来的很顺利。  已经是半晚了,大街上还是很热闹,所以我倒也不觉得无聊,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大街上在卖白面馒头,那种捏成各种小动物的形状的,里面包着豆沙,点成了五颜六色的模样,蒸的胖嘟嘟的很是可爱。我忍不住每一样都买了一个,笑的大婶都见牙不见眼了,能够让别人开心,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我就这么抱着一包馒头满大街乱走,我不想吃这些馒头,因为是豆沙馅儿的,我不爱吃甜的,而且一吃甜的就会牙疼。但是时间长了就这么抱着一大包的馒头还是不方便,于是在遇到了一群小孩的时候,我就给他们每一个人都分了一个,他们冲我甜甜的笑着:谢谢漂亮姐姐!我有些无奈,不过也不想着纠正他们,随他们去好了。还剩下半包的馒头,我看前面有个乞丐,就都给了他。一手轻松地我正准备去看看前面的杂技,冷不丁的被拉到了一个巷子里,吓了一跳都没来得及喊人。  我转过头一看,竟然是那晚的那个男人,我只知道一个禹字,也不知道该喊他什么,不过能够进去最菊楼的人身份都不是简单的。于是我也就低下了头恭敬的喊了一声:见过禹公子。我不知道的是经过这些天的练习,我的一举一动都带上了些媚态,他看的有些不喜,你还是清清爽爽的好,你不用叫我禹公子,叫我龙公子吧。我听了心里有些酸涩,也是,一个最菊楼的小倌怎么可能清清爽爽的呢?不做多想,微微作揖:龙公子。可是龙禹还是不满意,看着我低眉顺眼的模样,语气里都带着些火气,听得我莫名其妙。  你倒是好心,随手给了那乞丐馒头,你可知道很有可能因为那半包馒头,那个乞丐会被群殴而死?男人冷眼看我。我心一惊:我、我真的不知道,现在去拿回来行吗?说着我跑出巷子,那个乞丐已经不在了。我心里揪的慌,难道我刚刚的无心之举真的给别人带来了灭顶之灾?我果然不是一个好人,我只能这样告诉自己。  男人轻笑着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往酒楼走,半路上龙禹突然转过身来问我:玉牌你还带着吗?我微微一愣,赶忙点头:带着的。那就收好了龙禹回过了头没再看我,半天又没头没脑的说了句:有用。  龙禹用力特别大,捏的我手骨生疼,但是我没有反抗,一个小倌又怎么能够反抗呢?我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  我们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后花园里的美景,但是我现在却是没有心思去欣赏了,因为龙禹正拉着我的手,喝的醉眼迷离,嘟囔着:你知道吗?他三天前成亲了,那个王家小姐哪里好了?明明和我说过要一起面对的,明明说过要不顾世俗的!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又背叛了?龙禹这样一个坚毅的男人,现在红着眼睛的模样,让我有些难受,心里发堵,我大概听懂了事情的发展,那个人又是何其幸运啊。我不知道的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林丞相在三天前大婚了,娶得就是王御史家的嫡女,我那时候还在和师傅学习。  我拖着他不知道该带他回哪里,龙禹抓着我的手,捏的生疼,但是我就是舍不得扔开他,还真是自己作贱呢我心里微嘲讽自己。不过一路上扶着他跌跌绊绊,总算是到了最菊楼,这次我倒是不敢走前门了,乖乖的从后门回了我的房间。不怪我带龙禹回来,龙禹抓着我不放,我肯定是不能把他扔酒楼的,毕竟他肯定是有身份的人,我得罪不起,只能带回来了。  龙禹喝醉的样子很乖,除了不放手外,你让他干嘛就干嘛,乖得很可爱,呢喃着:我不放手,我不放,你骗我,我一放你就会跑了。虽然知道他说的不是自己,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脸红心跳。给他擦完脸,天色也已经有些晚了,我坐在床边看着烛光下的龙禹,帅的迷人心魄,我看着他漂亮的睫毛,忍不住勾了嘴角。这么帅气的男人,居然有一副像小扇子一样漂亮秀气的睫毛,好可爱。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龙禹已经不在了,我摸了摸被子,早已没有了温度。也罢,我没有去找他,我知道他肯定是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我还是忘记比较好。我站起来想要去洗漱,但是不料自己在床边坐了一晚,脚早麻了也不知道,这一起身便摔了,很清楚的听到了一声响,我知道这是崴了脚,以前我还是阿郎的时候也崴过脚,所以还算有经验,悬着腿站了起来,唤来了门外的小厮,让他请来了大夫,帮我纠正了腿骨,很疼,我忍了,因为再疼都比不上龙禹带给我的心疼。?☆、四?  师傅来的时候,我的脚已经包扎好了,所以师傅倒也没注意到。师傅来的时候很匆忙,不过给我带来了很多东西,都装在一个小箱子里,像大夫用的那种。师傅来了后就把我的房门锁上了,我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师傅却是问了问我又没有看完那几本书,我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我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师傅在我面前轻解罗裳,他拿着玉口,像书里写的那样,对着我给他自己开拓,边开拓边讲解一些注意点,我有些愣神,但习惯使然,我还是认真的听了并学习。  一番讲解完了,师傅说我现在不能动自己的那里,但是要好好的记住方法,然后又给我讲如何取悦一个男人,我听得心里发堵,只能继而用恶毒的话来刺激自己:路是自己选的,现在你这样不愿意又算什么,真是矫情。也只有这样,我才有力气继续下去。  今天师傅走的很晚,是因为讲了很多注意点,师傅告诉我说以后他都不会来了,我听了并没有多说什么,师傅做到这样,我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而且师傅告诉我第一次□□,客人就喜欢这样青涩的。我这才知道原来师傅是十多年前有名的小倌,曾经名动北城。  师傅走了,我坐在凳子上发呆,突然瞥到了床边掉的玉玦,那块师傅天天都带着的玉玦,一定是今天宽衣解带的时候掉落的。我拿了那玉玦,赶忙追了出去,因为瘸着脚,走不太快,刚到后门就听到了一个少年激烈的和师傅说着什么:你今天、是不是让他看了你的身体?是不是?我不是说了,除了我,谁都不可以看的!师傅微红着脸和少年低声解释着,少年听了却是更加激动了,大声说着:我不用你这样给我赚药费!我不要!我一直站在那里,脚有些疼,没扶住门框,摔了出去,手里的玉玦刚好掉在了两人的面前,少年看了,红着的眼睛涌出了泪,你居然、你居然把它送人了?少年捡起玉玦,转身就跑了,我讨厌你!声音从远处传来了。我带着歉意的看向师傅,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听到药费,我猜想大概是少年的身体不好。我算了算自己这两年的积蓄,还有点钱,于是就掏出荷包,里面其实也没没有多少钱,但是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统共才二十几两,我就都给了师傅,只留了点碎钱。师傅看着我,眼眶微红,谢谢,以后我会还的,一定会还的。师傅说完了就立马追着少年跑出去了。  不过我不知道的是,师傅拿着钱买了药回到家中后,少年却因为这些钱更加的误会了师傅,以为这是师傅卖身得来的,两人大吵了一番。后来再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了,我看着他们的模样,觉得那才叫幸福,哪怕他们是父子,可是有些关系是永远都敌不过亲情的。  好久没有见到龙禹了,我坐在房里有些无聊,凌姐又来找我了,她问我说,等我十三岁生日那天,是否愿意接客?我想了想龙禹,很想摇头,但是最后还是点了头,不过,凌姐,我的接客能不能只是陪酒或者说话弹琴,可不可以不、不□□?我问的有些忐忑,毕竟凌姐花费在我身上的太多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凌姐看出了我的局促,娇笑着说道:倾城,难道你忘了最菊楼的规矩了?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干涉的。你自己不会后悔就是最好的了,而且我从来都没有把你们当做赚钱的工具,我尊重你们每一个人。我看着凌姐的眼睛,笑着说:谢谢凌姐。心里松了口气。  那一天很快就来了,我坐在后台有些紧张,一会就要开始我的初次表演了,我准备了一支舞,配上自己编的那支曲子,都叫一瞥惊鸿,当初我惊得就是龙禹那个人。但是也不知道今天龙禹会不会来。在大厅里的客人们都言笑晏晏的时候,我穿着一袭白衣顺着从楼顶吊下来的红色绸带,从二楼翩跹而下,落到了圆台,吹响了萧,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全场都寂静了,我知道我应该算是成功的了,于是我也没有那么紧张了,放开了心的舒展自己的舞姿。一舞终了,片刻的沉寂后爆发的是如雷鸣般的掌声与喝彩声。在我表演完了,凌姐就把我正式的介绍出去了,那一夜,倾城火了,一瞥惊鸿也火了。  从那天开始经常有好多人要求见我,而这些人见不见凌姐都让我自己决定,我想了想,接见了几个文人,吟诗作对一番倒也风雅,但是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我要的,因为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龙禹。不过倾城的名声倒是因为这些文人而变得更加高雅了。  对于这些我都不太在意,唯一让我在意的是那天龙禹终于来了,他见到我,仔细的看了看,有些好笑的坐下了,不理会我的局促,吹支曲子吧,就要那个一瞥惊鸿。我看着他对着我笑,以为自己的心思被他发现了,更加的面红耳赤,走起路来都有些同手同脚了,龙禹笑的肩膀都有点抖:哈哈哈,你贵为闻名北城的倾城,怎么的局促成这样,还是说你不想接待我?我一听原本充血的脸瞬间就白了,对啊,自己在紧张什么,接待而已。我静静地坐下来,取过萧定定的看着龙禹,然后垂下眼认真的吹箫,这是我最认真的一次,不亚于我第一次表演,我把自己不能说的爱恋都含在了箫声里。不知道龙禹有没有听懂,但是看得出来他很是满意。他又问了我几个对子,我也都给他对了出来,我这时候才庆幸无比自己那时候的认真学习,现在才没有对他的问题一问三不知,才能和他交谈。

本篇《小倌倾城+番外 作者:公子弯弯》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6084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何处归叶(短篇合集) 作者:一刀黄泉 兄长未成年 作者:漫天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