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丧系咸鱼的日常+番外全本完结—— by:乔柚

2022-01-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姜悟是一只游荡千年的亡魂,一朝得到身体,成为了一个历史上被篡位斩首的昏君。
  姜悟:嗯……
  身为一个丧批,皇帝这个职位简直是噩梦般的存在,姜悟只想拱手递让山河,最好能尽快回到游魂状态。
  为了逼殷家尽快谋反,他点了殷家嫡子入宫伺候,瞬时朝野一片大骂,殷家更是差点要冲进来将他剥皮抽筋。
  当天晚上,姜悟慢吞吞地对目光狠厉的殷无执提出羞辱:要抱,要喂饭,要哄睡。
  完了,把殷无执打发去批奏折。
  第二日持续羞辱:要抱,要推秋千,要举高高。
  完了,把殷无执打发去批奏折。
  第三日郑重羞辱:要抱,要亲,要蹲着好好听朕的话。
  殷无执看着懒洋洋瘫在榻上的丧批:……
  欺人太甚!!!!
  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叫殷无执!!!
  疯狂批奏折·jpg
  然后,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丧批每天都在羞辱殷无执,每天都在逼他批奏折,但帝位却是一天比一天稳,百姓一日比一日富,皇朝一岁比一岁繁荣昌盛。
  丧批:……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悟,殷无执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盛秋,暴雨磅礴。
  关京城内,耸耸高墙、魏巍大殿,均被笼罩在迷离的水汽之中。
  院子里一株盆竹杆子细细,被冲刷的摇摇摆摆,簌簌落下修美的青叶,眼看不被风折断,也要给雨砸秃了。
  宽阔的屋廊下,坐着一个乌发松挽,长相俊逸的男子。想平时也是怜惜花草之人,他望着屋外,目露不忍:“搬进来吧,莫淋坏了。”
  没有人动弹。
  男子抬眸看向身侧。
  软塌上窝着个身着淡金软袍的青年,披散长发绸缎般堆叠在胸前,神色懒懒散散,正漫不经心地打量着风雨中细细的竹竿,似乎在欣赏它挣扎的脆弱姿态,又像是全然未将对方的狼狈放在眼里。
  “陛下。”男子出声,青年不疾不徐,未曾施舍给他一个眼神。陈子琰略作沉默,抬手取了一侧小桌上的葡萄放进他嘴里,道:“这盆荣竹十分名贵,如今还未长成,若折了实在可惜。”
  紫红色的葡萄,汁水很足,味蕾被一阵甜美裹袭,姜悟被投喂的十分舒适,终于附和地点了点头。
  身后两名戴着高帽的太监察言观色,确定了天子的意图,当即匆匆上前,一起把青竹搬入廊下。
  雨下的很大,两人转眼便已经s;Hi透,因自己一句话害他们淋成这样,陈子琰目含歉疚,再次对姜悟道:“两位衣裳都s;Hi了。”
  姜悟没有吭声,身边人便也都没有动弹,两名太监的衣服s;Hi漉漉地贴在身上,脚下很快落下一滩水渍。
  陈子琰看向他,尚未开口,只见姜悟舌尖一顶,紫红色的葡萄皮已贴在淡色的嘴ch;un上。
  他对陈子琰抬了抬下巴,对方神色微顿,片刻才伸出手,接下他吐出的果皮,道:“让他们去换件衣裳罢。”
  姜悟拿嘴接过对方又一次投喂的葡萄,随口道:“还不谢过陈侍郎?”
  两名太监感激不尽:“奴谢陛下,谢陈大人。”
  太监们感激的真情实感,陈子琰的脸上却只有尴尬。
  他沉默地垂眸,再捏颗葡萄来,细细将上面的果皮剥去。
  也许是为了不再徒手接昏君吐出的果皮。
  姜悟浑不在意地窝在榻上做着咸鱼,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对方的伺候。
  他多少能够明白陈子琰的想法,堂堂丞相之子,又有功名在身,年纪轻轻便已经坐上户部侍郎的职位,像他这样的人,说一句天之骄子,屈指可数,也毫不夸张。
  如今却被迫囚于深宫,那双用来下拨财款、为百姓搭桥修路、匡扶民生的双手,竟被用来给一个狗皇帝剥葡萄,接葡萄皮。
  牛鼎烹J;i,大材小用,莫说陈子琰自己不能够甘心,只怕在这太极殿里伺候的内监,以及满朝文武,也会为其不值。
  身为施害者的姜悟,也是深有同感。
  可他也是无可奈何的,谁让历史上的姜悟是个昏君,而他又意外穿到了这具身体里呢?
  事实上,一开始姜悟是没有名字的,直到他来到这副身体里面,成为了姜悟,为了方便,他才开始使用姜悟的名字。
  他本是一只快快乐乐的游魂,无拘于躯身血R;uo,随心而动,穿墙跃空,俯视众生,除了不能与人交谈、也不能亲手感触人间——这对于姜悟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毕竟他并不想与人交谈,对人间的万事万物也一点都不好奇,单纯做一个旁观者观察人生百态,已经足够缓解枯燥的游魂生涯。

本篇《一只丧系咸鱼的日常+番外全本完结—— by:乔柚》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9607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剑器全本完结—— by:想不出来笔名 望春冰全本完结—— by:符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