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家养臣 下全本完结—— by:山人道闲

2019-06-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35章
到了用饭的时辰,学斋一群人涌了出去,叶知昀把案几的文章收拾一下,拿着书跟祭酒请教边疆频起的匪患
三年前镇南大将军带兵清剿过一次,一年前也有朝中将领前去,可为什么匪患总是死灰复燃?
江长晏博学多识,年轻时跟世子一样也是游学士子,对于事态民情比他们这些安逸的学生们要清楚得多,不仅是朝堂政务,通天文晓地理,曾帮助梁州修建过堤堰
不过他一向低调行事,更多人所记得的只是他稳立局势中间而不倒
江长晏耳朵不大灵,只约莫听见只言片语,朝这边微微侧耳
叶知昀一见就知道他没听清,正要重复,门口却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 因为汉人和北胡交易繁盛,商贾货物来来往往,从一开始就引来了不少土匪,但他们劫掠的目标一向是钱财,并不像今日这般大胆,敢在边界一带以至于附近的城镇明抢烧杀,背后一定有胡族在支撑他们


不光叶知昀,屋里留下的沈清栾和司灵一齐望过去
来人立在门口,年纪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一袭广袖长袍如芝兰玉树,眉目齐整,气质上佳,微弯的眼眸看起来非常温和,仿佛带着三分笑意,一看便是个赏心悦目、好相与的人
叶知昀还从没在书院见过此人,道: 阁下是?
对方拱了个手, 不才潘怀


叶知昀微微一怔,这就是从洛阳来的显赫之人?不得不说,他身上实在是一点也没有潘家人的影子,潘家是武将世族,战功卓着,因而自视甚高,潘怀却温和有礼,话语间亦不倚仗身份
叶知昀回礼,动作间袖袍微微下滑,不慎腕上露出一小截青铜纹路,只不过因为角度缘故他没有察觉,道: 潘公子,久仰


潘怀将面前的少年收入眼底,微微一笑,接着目光转向江长晏, 祭酒大人,不知学斋可否能容我留下,跟随您学习


说到这里,叶知昀其实非常佩服江长晏,栽赃嫁祸一事刚刚平息,潘家就敢送人来书院,偏偏祭酒面不改色,非常有气度的应下
潘怀得了回应,道了声叨扰,正要转身离开,又记起什么: 叶公子


叶知昀露出一个疑惑的神色
下次有空我们可以好好商讨匪患一事

潘怀道, 其实早在来长安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今日一见觉得
他顿了顿,上前一步,握住叶知昀的左手腕,袖袍下的袖弩冰冷,他的眼眸依然盯着少年,莞尔道,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沈清栾微微一动,叶知昀暗自用另一只手拦下他,对潘怀回以笑意, 潘公子,来日方长


潘怀停顿数息,颔首道: 再会


他一转过身,唇角扬起的弧度隐没淡开
同时,叶知昀的神色也冷淡下来,再没有一丝笑意
看着他的背影,身边沈清栾一字一句道: 好一个斯文败类,好一个衣冠禽兽


司灵小声道: 人还没走远呢
为什么要收下他?潘家那些事我不信潘志遥这个宝贝儿子不知道,还敢在此装模作样 沈清栾正抱不平,江长晏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在意
他捻胡道: 潘家势大,如今当避其锋芒,现在还不是露头的时候,日后等到你们登科及第再说吧


祭酒这话也是对叶知昀说的,三个人只得下去用饭,叶知昀道: 长安正值动荡,潘志遥为何把他从洛阳调来?
上回染坊动乱,沈清栾和司灵不见了叶知昀,四处寻找,最后还是李琛传来的信,帮他扯了个由头,两人见到信才松了一口气,为此叶知昀愧疚至极,赔罪了好一番
沈清栾道: 这事我知道一点,是为了巩固势力


你是说联姻? 叶知昀一想就大概猜出来了,用联姻招揽势力,是潘家惯用的招数,只是不知道,这位潘家正儿八经的大少爷,是要娶哪个千金小姐
琅琊袁氏

司灵道, 尚书令袁丛仁的长女,门当户对


袁丛仁手握重权,负责为皇帝执行繁琐的政事,这一点不说,更可怕的是袁家在琅琊可是名门望族,论中声望来说首屈一指,且族中女眷教导有方,知书达礼,极具才德,曾流传出来一句话:天下士子无不望娶袁氏女

本篇《世子家养臣 下全本完结—— by:山人道闲》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qita/8395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你的血好甜+番外全本完结—— by:竹荪好好吃 君子攸宁全本完结—— by:水榭楼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