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私全本完结—— by:回南雀

2022-01-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贪婪不是我的错,我只是生来如此
  我霸占着属于纪晨风的一切,地位、家世、亲人……明知自己是个冒牌货,仍旧鸠占鹊巢,毫无愧疚。
  我的骨子里天生流淌着自私的基因,贪婪无度,卑鄙无耻,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要有,并且……不打算改变。
  一念善,一念恶;一念贪,一念错。
  当混蛋拥有了爱人的能力,或许就是老天对他混蛋的最大惩罚。
  纪晨风x桑念,穷人家的贵公子x富人家的混蛋
第1章 凤凰落进J;i窝,还是凤凰
  我从没想过这么烂的梗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狸猫换太子,我还是那只狸猫。
  但就像一帆风顺的角色成不了主人公,没有起伏的音符无法组成传世金曲,如果老天觉得这样就能将我击溃,那也……太小看我了。
  “这是……这几个月的钱。”严善华小心翼翼将一只折痕明显的牛皮信封放到茶几上,往后退了两步,c;u糙黝黑的手掌无所适从地摩挲着裤缝,一副手里没点东西就连站都不知道怎么站的模样。
  一大早就要应付宿醉、饥饿以及不想见的人,让我心情糟糕。扫了眼支楞在茶几上的信封,我嫌恶地蹙起了眉心。
  “你可以走了。”
  她欲言又止地看着我,踌躇着,犹豫着,眼里满是让我倒胃口的关爱与留恋,脚步没有挪动一分。
  “你最近……还好吗?”
  如此的假惺惺,如此的明知故问。自从知道她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的人生哪里还能好?她问我好不好,其实并不是真的想知道我过的怎么样吧,不过是想借此跟我拉近关系,好在用到我的时候将要求更轻易地说出口,仅此而已。
  “晨风已经开始实习了……他说用不了两年,就能把钱全部还给你。”
  我坐在沙发里,双手环胸,微微昂着下巴注视她,听到纪晨风的名字时,眼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
  “你现在,是在装母慈子孝吗?”没有忍住,我脱口而出。
  严善华话语一顿,脸色变得苍白。
  “我……”她嗫嚅着干燥起皮的双ch;un,却什么也反驳不了。
  穷酸,憔悴,怯懦,看着就让人火大。但偏偏,这样的人生了我,是我生物学上T;内一半基因的提供者。
  这样的人……就是这样一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女人,彻底改变了我和纪晨风的人生。让我一个保姆的儿子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让纪晨风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从此沦落贫民窟。
  我其实应该感谢她的,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但她就不能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一辈子吗?那样或许我会更感谢她。
  当年明明是她亲手将我和纪晨风调换,现在还在立什么善良好母亲的人设?纪晨风或许会被她骗到,但知道所有真相的我,只会觉得她做作又伪善。
  不过,太过刺激她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虽然她跟我再三保证不会向第三个人泄露秘密,但难保她哪一天不会失心疯跑去跟桑正白坦白一切,寻求宽恕。
  以桑正白的X,ing格,我是亲儿子尚且对我不闻不问,没有多少慈爱,一旦知道我与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不过是只换了他真儿子的冒牌狸猫,怕是要将我赶尽杀绝,让我在虹市再待不下去。
  想到这里,我按捺着X,ing子和缓了语气:“我说过的,三十万可以不用还我,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严善华脸上还残留着一点被我戳破的难堪,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她还不到五十,头发已经满是灰白,眼角生着长长的纹路,皮肤干枯又暗黄。跟那个我曾经以为的,遗像上美丽的“母亲”比起来,她苍老又丑陋,让我生不出半丝亲近之心。
  “还有事吗?”我再次下逐客令。
  她缩着脖子摇了摇头,转身一步步往门口走去。
  我没有起身的意思,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目送她离开。
  走到门边时,她忽然回头,轻声道:“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要多注意休息。”
  哈,难道不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我才会活得这么累吗?
  我冷冷地,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直到她承受不了地先一步挪开目光,悻悻带上门消失在我面前。
  室内重归寂静,自肺腑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在沙发上又坐了一会儿,我起身往浴室走去,半路便将厚实的睡袍褪下,一丝不挂地步进淋浴间。
  浴室内没有一点热乎气,冰冷的水流落在肌肤上,升起难以忽视的刺痛,但很快,当人体适应了这样的温度之后,一切就开始变得麻木起来。
  要是在严善华的事情上我也可以变得这么麻木就好了。

本篇《一念之私全本完结—— by:回南雀》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609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福运小夫郎(四)+番外全本完结—— by:四夕夕 时间暂停以后的我(一)+番外全本完结—— by:青丘千夜